健康资讯网> 种草> 浏览文章
紧要关头,你的生死会由谁来决定?
互联网 0 ren668 2022年03月10日 加入收藏

这是十多年前的一个真实的故事,那时候我们还在老的病房大楼工作。

那天早上7点半,病房来了一个女病人,医院附近一个城中村的人。她78岁,剧烈腹痛一天入院。

入院前,急症医生已经给她明确了诊断:“胃穿孔、弥漫性腹膜炎、感染性休克。”

她是需要马上动手术的急诊病人。

我问了她的病史,做了体检,看了带上并发来的检查和化验资料,我再次确认她患了“胃穿孔、弥漫性腹膜炎、感染性休克。”

她需要马上急诊手术,如果不及时手术,她肯定会很快死掉。如果及时手术,她可能会有一线生机,当然,也可能救不回来。只是救不回来的可能性不大。

早上8点,我在给她上了必要的抗休克和抗感染治疗的措施后,我开始找老太太的儿子们谈话。

谈话的目的,就是要他们了解病情,立即同意急诊手术。

老太太老伴已经过世,是城郊结合部的一个农民,(具体村子我现在还记得,就不点名了。)有5个儿子,老太太名下有一栋5层楼的房子。

当时,病房里有老太太的3个儿子。

我把他们一起叫到办公室谈病情。

我告诉他们大致的意思:“老太太的病是”胃穿孔、弥漫性腹膜炎、感染性休克“,如果不马上手术,老太太将很快面临死亡的威胁。保守治疗的结果最大可能性就是死亡。所以老太太需要手术治疗。

但是,由于老太太年纪大,各个器官功能衰退,病情又重,手术治疗的风险也很大。老太太可能会死在手术台上,也可能会在手术后因为器官衰竭而死,也可能手术后死于各种感染。

如果老太太能够挺过手术关和围手术期,那么她就能够顺利康复。

通俗点说,老太太不手术是等死,手术了有可能活也有可能死,但是,马上手术起码有一半的可能性活。”

事实上,一个外科医生敢去做手术的时候,病人能够活的可能性远远会超过50%。

老太太的儿子们第一个问题是:“这个病手术大概需要多少钱?”我告诉她们,治病的费用要看老太太恢复顺利与否,起码要一万元以上,至于用到多少钱,我也不知道。”

老太太有医保,其实自费部分用不了多少。

我和他们心急火燎地谈啊谈啊,他们提出了各种问题,我耐心一一回答了半小时。

老太太的3个儿子,小儿子沉默不语,老二念叨:“要那么多钱?”老四说,老大和老三还没有来,这么重要的事情,必须等大家都到了大家商量好了才能做。

我再三叮嘱他们,老太太的病情拖不得,希望他们尽早作出决定。

老太太的村子是一个城中村,离开医院不过5分钟的车程。

半小时后,老三到了病房。

老三坚持要求手术治疗,说不怕花钱。

他的意见是:他们家其实最不缺钱。老太太的一栋5层楼,做出租房,每年收得租金不菲。

老太太自己积蓄可观。老太太自己还有医保可以报销。

老二的意见是:万一手术后死了怎么办?岂不是人财两空,老太太还要挨一刀受苦?

老二的意见得到了其他2个兄弟的支持。

一开始,老三和他们吵了起来。

他们七嘴八舌讨论了半小时后,他们说服了老三,得出了一致的意见是:“如果医生保证手术一定能够成功,老太太一定会好,那就做手术。”

他们围了我,七嘴八舌地问:“医生,你可以保证手术一定能够成功,一定能够治疗好我妈妈的病吗?”

我倒吸一口冷气,人是很复杂的体系,每个人都不一样,医生开了刀还需要病人自身来恢复,任何手术手术,不管大小,病人都可能会出意外。

哪个医生开刀前敢打包票啊?

何况老太太这么重的病情,这么大的年纪。

当然,我回绝了要我打包票的要求,充分说明了手术的风险。

我的助手给他们发了病危通知书,签署了一些必要的文书。

时间到了上午十点。他们还是没有讨论出结果。最后,他们的意见是,让在外地包工程的老大赶回来做决定。

我和老太太谈病情,谈治疗意见,老太太希望由儿子们来做决定。

我们一边给老太太用药,一边在焦虑不安地等他们老大的到来。

我知道这个病情的严重性,也知道及时的急症手术的必要性,所以我焦虑不安。按照现行法律,没有取得手术知情同意并签字,我不能给她做手术啊。

也许有些人会说,老太太同意就好了啊,为什么不征求老太太的意见呢。

是啊,几年后,后来才规定需要本人同意。

但是,你想想,如果老太太死在医院里,可能找我们闹的,可能找我们要赔钱的,不是老太太,是老太太的儿子们哦。

这些儿子不同意手术,我可真不敢去做手术。

我只是一个医生而已。

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,老太太的病情在持续恶化。

到中午11点半,老太太的大儿子终于赶到了病房。

此刻已经到了中午下班吃饭时间。

忍饥挨饿中,我又和老太太的5个儿子来谈话。

谈了半个小时,老大还是那句话:“你给我妈妈手术,能不能保证把我妈妈治疗好吗?”

我当然无法保证,予以明确回绝。

老大的意见是:“我妈妈年纪已经大了。人老了总是要死的,与其人财两空挨一刀死在手术台上,或者死在医院里,还不如不手术,留个全尸,不折腾了!”

那时候,我已经谈得内心火起来了。哪有这种儿子的啊!

然而,我只是一个医生,我不能代替他们做出决定。

我表示:在我这里,如果不手术,病人的预后非常糟糕。我建议他们转院治疗。

老大表示不转院了,他再三向我保证:他们能接受他妈妈死在医院里。如果他妈妈死在医院里,不会怨我,也不会叫我赔钱。

期间,老三曾经表示一定要手术治疗,还表示医疗费用愿意一个人承担也要手术。

但是后来,老三的后来老婆到了病房,一通数落后,老三也不说话了。

我又让他们签了一些必要的文书和谈话记录。

能够想到的办法都想到了,该用的药都已经用了。

老太太的病情还是越来越严重,越来越危险。

下午四点,老太太血压稳不住开始下降,心跳先快后慢。我再次下了病危通知和谈话。

这个时候,老太太的手术时机已经过去了,即使手术,已经是凶多吉少了,这个时候,我已经不敢给她做手术了。

下午四点半。老太太的2个媳妇在照顾老太太。老太太的5个儿子在病房的阳台上开会。

后来他们告诉我,他们最后抓阄定楼层,分掉了老太太的那栋楼。5个兄弟,刚刚好一人一层。

下午6点,老太太也知道自己不行了,要求回家。老太太表示一定要死在自己家里。

五个儿子又来找我,问我病情。

我表示,手术时机已经失去,医生已经很无奈了。

最后,他们要求让老太太死在医院里。老太太的房子一共5层,一个兄弟一层已经分掉了。

这些房子拿来出租,租金挺可观。

但是,如果房间里死过人,就很难租出去。总之,他们要求让老太太一直住院,死在医院里。

断断续续念叨着要回家半小时后,老太太陷入了昏迷状态。

第二天,凌晨时分,老太太走了,从医院的病房直接到了殡仪馆。

万幸的是,整个医疗过程,老太太的5个儿子对我都很客气,他们没有为难过我。

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十年了,但我一直不能忘记。我忘不了老太太临终前要回家的要求和无助的眼神。

我只是一个医生,我的权限仅仅限于治病救人,很多事情,我无能为力。

如果你是医生,遇到一个危重急症病人,需要马上急诊手术抢救,病人由于各种原因无法自己着决定,而家属却迟迟不肯签字同意手术的时候,你又能怎么办呢?

如果你是一个病人,你想过没有,当你陷入需要抢救的紧要关头,能够决定要不要救你,如何救你的时候,能够起到决定作用的,却不是你本人,想到这里,你不觉得可怕吗?

你能够有什么好办法来解决呢?

北京蜘蛛林科技有限公司http://www.zizulin.com/专业承接网络外包业务:网站seo优化排名、网站代运营、公众号代运营、品牌推广、软文推广、企业网站建设、小程序建设、电商网站建设等。是华为云的精英服务商,腾讯云的合作商,提供华为云,腾讯云、香港云主机、虚拟主机、域名注册等服务。

关于我们- 联系我们- 法律声明